从平民街区步入艺术殿堂 ── 香港霓虹故事

內文由LUXE City Guides提供;图片由Jeremy Cheung提供

近一个世纪以来,闪烁的霓虹灯点亮香港夜色,也交织出独特的街角风景。早在1920年代,城中的许多生意人就开始在唐楼上层安装各类霓虹,用创意、五光十色的灯影招徕顾客。直到二战后,霓虹灯招牌更加在香港发扬光大。当时,诸多工厂和车间竞相制作出设计美观、工艺精湛的玻璃灯管,这才成就了香港灯火璀璨的繁华夜景。

随着时代变迁,LED等更廉价的替代产品出现于市场,香港的霓虹灯也从大型霓虹灯厂的大量出产,逐渐变成几位霓虹灯师傅的手工制作。不过,在过去几十年里,多得王家卫、雷德利 • 斯科特(Ridley Scott)等著名导演通过镜头,将香港独一无二的城市景观带到了全球观众眼前,这些经典的电影画面也激发了新一代艺术家、设计师和历史学家们,竭力保留城中的霓虹色彩。

艺术家兼设计师Karen Chan(@ceekayello)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除了以艺名quiettomymess展出个人作品,她还组织各类以香港传统为主题的艺术展览。她曾与香港霓虹大师黄师傅合作,在中环的Kong Art Space策划了霓虹装置展览“My Light,My Hood”。 “黄师傅是香港最资深、最杰出的霓虹大师之一,他今年70多岁,做这一行已经60年了,能与他合作办展意义重大。”Karen说。

说到对香港霓虹的感情,Karen认为这与她在海外留学十年的经历密不可分:“人一旦离开自己的故乡,反而会有更深刻的身分认同感。所以当我学成回港时,我就希望大家意识到,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熟视无睹的东西其实是香港身分的一部分,我们应该好好珍惜。比如我的父母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他们每天都看得见霓虹灯,反而忽略它们的重要性。”

对于Karen来说,霓虹灯是香港特有的“视觉语言”,而通过艺术手法来呈现一件商业产品,可以为这种语言赋予新的意义。 “我们一直在谈论艺术和文化,以及它们之间的联系。霓虹灯是香港文化中一个不可或缺的元素,因此人们开始将其视为一种艺术形式。当我们把它看作本地视觉文化和语言的一部分时,我们便会欣赏它背后所包含的技艺,并去进一步提升它。”她解释道。

“香港是一个充满活力、日新月异的城市,我们总是想要把它变得更好、更现代化。但同时,这也意味着许多老传统可能会在这个过程中消失。这也是为什么霓虹灯展览对于我和其他艺术家来说很重要。通过展览,我们能够探索如何让香港传统工艺不断发展前进,以及如何以艺术手段给予它们新的意义。” Karen说。

可幸的是,近年有很多本地公司与Karen的想法不谋而合。众多独立餐馆、酒吧和时尚品牌都在致力为霓虹灯提供一个新家,将它们从街道带入室内,成为真正的装饰艺术。

“霓虹灯是香港本地文化及视觉语言当中极为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虽然它的存在似乎与我们渐行渐远,但我对它的未来还是很乐观的。我相信我们能找到保护、升华霓虹灯的方法;而通过霓虹大师与艺术家和设计师进行合作,我们可以将其转变为一种艺术形式。”Karen这样总结道。

现在,你仍可以在香港一些街区看见琳琅满目的霓虹招牌,想一睹它们的光彩,庙街夜市、旺角的通菜街和湾仔的骆克道都是不错的选择。同时,不少酒吧及餐厅也对霓虹艺术情有独钟。Karen推荐了几家适合欣赏霓虹灯的餐厅酒吧,不妨去看看吧。

Bound by Hillywood
这间位于太子的小店提供咖啡和精酿啤酒,并展示有许多本地艺术家和霓虹师傅的作品。


好易食
亮眼的霓虹灯门牌邀你步入这家位于中环的前卫地下酒吧。


Happy Paradise
由本地餐饮女王May Chow创办的Happy Paradise以创意中式佳肴和精致鸡尾酒闻名,酒吧的内部空间霓虹闪耀,别具氛围。


乒乓冰室
乒乓冰室(Ping Pong Gintoneria)是西营盘必去的至潮酒吧,其前身是一个乒乓球馆,因此有着香港少见的高天花板。除了风格各异的家具、艺术品和霓虹招牌,更有长长的金汤力酒单和西班牙美食。


大龙凤
藏在历史建筑蓝屋背后的大龙凤风格奇趣而复古,内部装饰有五花八门的霓虹灯和怀旧纪念品。

若想了解更多关于香港霓虹招牌的故事,可以浏览这里。这个互动网上平台由M + 主办,配有地图、音频导览、视频、访谈和文章。

香港旅游发展局对本栏目所述资料,包括商店、餐馆、货品及服务等一概不负责,并对此等资料,包括商店、餐馆、货品及服务等均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包括其商业适用性、准确性、足够性及可靠性等。

本栏目所述资料会不时更新,恕不另行预告。如有任何疑问,请向有关方面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