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文由LUXE City Guides提供;图片由Harold de Puymorin提供

都市进化史

港铁港岛线于2014年底从上环向西延伸,增设了西营盘、香港大学及坚尼地城三站,西区随之成了炙手可热的地段。便捷的交通为这一区带来了诸多变化 —— 旧区得到了翻新改造、新的房产开发项目拔地而起、外籍人士越来越多、至潮的餐厅酒吧纷纷入驻、租金节节攀升,陡斜的西营盘正街也装上了户外自动扶梯,方便居民上下。

然而,西区并非一直以来都如此怡人。早在殖民统治时期的19世纪,中环就已成为香港的商业和行政中心;但与此同时,不远处的西区却远没有那么光鲜,那里是屠宰场、太平间、精神病院和多个妓院的所在地。后来,中国内地移民来到香港,选择在城市西界以外的地区安家,从而逐渐将这里变成一个兴旺的海滨商业区。

漫步于西区,一边能抬头看见中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另一边会发现,香港的历史和传统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保留。繁忙的干诺道西全年人流车流不断,路边有很多经营了几十年的干货店,至今依旧生意兴旺。这些本地店家,以及区内的海鲜和农产品市场,为专业大厨和美食爱好者们带来了入口难忘好滋味和源源不断的美食灵感。

越往西走,就越是悠闲宁静。在坚尼地城,住宅楼和公共绿地在海边相得益彰。白天,依然有老年人在这里下海畅游;夜晚,年轻潮人则前来抓拍美景,在社交网络上发帖晒图。

西区虽距离中环仅咫尺之遥,却给人完全不同的体验。在这里,你能近距离观察城市的发展,享受时尚与传统的融合,和本地人一起,感受香港的多面风情。

重点推荐
  • 步入西营盘街市,挑选琳琅满目的新鲜蔬果和海产。
  • 在高街走走逛逛,在小杂货店里选购本土酱料和特色食材。
  • 参观鲁班先师庙,这是香港唯一一座供奉“百匠之师”鲁班的庙宇。
  • 从生猛海鲜到各国料理,在西区众多的知名新潮餐厅大快朵颐。
  • 夕阳西下时,沿着坚尼地城的美丽海滨,悠闲漫步。

本地达人推荐

西环泳棚

从坚尼地城的域多利道,顺着陡峭的阶梯往下走,你会看见一个位于海边的小棚屋。这个绿色的简陋竹棚建于50多年前,当初的目的是供来这里游泳的人们更衣。如今,它是香港现存的最后一个泳棚,由于下海戏水的人很少,因此不常被使用,但此地美不胜收的日落美景却吸引了大批摄影爱好者慕名前来。

  • 香港岛摩星岭域多利道
德记潮州菜馆

有着数十年历史的德记是坚尼地城的知名餐厅。菜馆灯光明亮、热闹嘈杂,适合家庭聚餐,其可口地道的菜肴深受本地潮州人的认可。除了长长的菜单,墙上还贴着小店的特色菜菜名,方便进行选择。卤鹅、蚝饼、香酥芋茸鸭等经典潮州菜肴都是必点之选;不怕腥的话,还可以尝尝这里制作的大肠、鹅肾等风味小吃。

  • 香港岛坚尼地城卑路乍街3号
  • +852 2819 5568
香港大学美术博物馆

这间隶属香港大学的博物馆成立于1953年,是一个涵盖了中国书画、木雕、陶瓷和青铜器精品的艺术宝库。博物馆并不太为人熟知,但其实,它是香港现存历史最悠久的博物馆,藏品跨越多个朝代,最早的可追溯至新石器时代。陶瓷是博物馆的最大看点,从铅釉陶器,到青瓷和青花瓷,馆藏极为丰富。博物馆免费对外开放,并提供导览服务。参观完毕,不妨移步去馆内的“博寮茶座”,歇脚品茗。

Ping Pong Gintoneria

西营盘这个老城区近年来焕发新生,各类别具新意的餐厅、酒吧纷纷进驻,Ping Pong Gintoneria就是这样一个潮人扎堆的地方。推开猩红色的大门,就步入了这个宽敞的地下室,其前身是一个乒乓球室。酒吧的室内设计走的是时尚工业风,混凝土地面、高高的天花板、霓虹灯和前卫艺术品营造出强烈的视觉氛围。葡萄酒、啤酒和下酒小吃样样不缺,但杜松子酒才是这里的主角。你能喝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特酿及精酿杜松子酒,当中有些是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的。

Okra Bar

Okra Bar的门面很不起眼,一不小心就错过了。这家寿司餐厅面积不大,简单的白色瓷砖吧台只有八个座位,让你近距离欣赏主厨Max Levy大显身手。餐厅的菜品独树一帜,其主打的omakase套餐(即完全由厨师发办,没有点菜环节)每日更换,通常包括五个开胃菜、十件品质极高的时令寿司、两个热菜和饭后甜品。熟成鱼和稀有清酒也是这里的特色。一定要记得提前订位。

德昌森记蒸笼

提到港式点心,人们自然会想到蒸笼中热腾腾、香喷喷的虾饺、烧卖等小吃。其实,现在香港点心店用的竹蒸笼大多由设在中国内地的工厂生产,但香港岛上仍有一间家庭式经营的小作坊,至今还在手工制作蒸笼及其他竹制用品。与许多本地手作生意一样,德昌森记也曾一度面临倒闭危机,但近年来,人们对本土工艺重新产生兴趣,这家蒸笼店也由此受到关注。店内卖的蒸笼是不可多得的旅游纪念品,自用、送人皆宜。此外,店铺还接受定制。

  • 香港岛西营盘西边街12号
  • +852 2548 8201

地道体验

坚尼地城 ── 贴近本地人生活

主题:美食、休闲、历史文化

位于香港岛最西陲的坚尼地城以香港第七任总督坚尼地(Arthur Edward Kennedy)命名,是最早被英国殖民者开发的地区之一。在1850年代中期,许多来自中国内地南方地区的百姓为了躲避太平天国起义军,逃至香港,坚尼地城就在当时被指定为他们的安置区。1903年,港英政府在香港岛设立界碑,划定城市范围,而西界石碑就坐落在本区的西宁街上。与香港岛的其他地区相比,坚尼地城的发展速度相对缓慢,但其过程却更为自然。龙虎山和摩星岭的丘陵地形对山岭以南的地产开发造成了限制,直至今日,这一带的楼宇依然密度较低,居住环境舒适。

健身教练Anna Ng一直住在坚尼地城,她还记得在以前,电车轨道沿着维多利亚港的海滨延伸,不像今日,被移入了内陆,在坚尼地城游泳池的旁边。 “来台风的时候,孩子们会激动地跑到海边,看海水从海堤上溢出,流到电车轨道上。” Anna回忆道。 “当时,我家附近唯一的东西向主干道就是卑路乍街,因此交通堵塞频繁,搞得我经常上学迟到。”

Anna说,自己不会考虑搬去香港其他地区居住: “我在这里有太多美好的回忆了。每年夏季,到了周末,我们会去公共泳池游泳。泳池正好在一个屠宰场旁边,我还记得能闻到牛群的气味。山丘上的羲皇台曾有片绿地,我喜欢去那儿走走。虽然如今这一带有许多像Jaspa's这样的西式餐厅,但我最想念的还是昔日街边的小食车,以及家庭式经营的米店 —— 店家用巨大的麻袋装米,还会送货上门呢。值得庆幸的是,我最喜欢的煲仔饭餐馆尝囍煲仔小菜仍在营业,它是城中极少数依然使用木炭烧火的餐厅之一。”

由于发展速度较为缓慢,坚尼地城氛围悠闲,以住宅区为主。区内的建筑大多是中低层,吸引了各类人群居住于此。此外,坚尼地城有很多开放空间,如卑路乍湾公园和坚尼地城新海旁街,适合居民在林中或海滨漫步,非常惬意。随着港铁港岛线向西延伸,坚尼地城有了自己的港铁站,由此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本地人和游客来这里一探究竟。Reggie Ho是一名记者,他于五年前搬来坚尼地城,照顾年迈的母亲。从那之后,他便以此为家,并认为港岛线的延伸改变了他的生活。 “过去道路拥挤、经常塞车,乘公共汽车要45分钟才能到达中环。 如今有了地铁直达,交通变得极为便捷。”他说。

坚尼地城新旧交融的特色深得Reggie的钟爱。 “位于鲁班先师庙前的青莲台非常宁静, 我喜欢去那儿遛狗。”他说。 “街角有个不起眼的外卖铺,十块钱就能买到四个茶叶蛋。空闲时,我还会去爹核士街上的酒吧喝一杯,或者去阿一猪扒酸辣米线吃一碗爽口的云南米线,他们家的鸡丝米线是我的最爱。”

港铁线进驻坚尼地城后,区内许多老仓库借此机会华丽升级,成了新潮的现代化办公空间。《The Loop》电子杂志的创办人Adele Wong是一名加拿大籍华人,作为坚尼地城的居民,她对该区的居住环境非常满意。 “住在这里,既方便又舒适,达到一种极佳的平衡感。”Adele说。 “我把公司的办公室设在了离家很近的地方,这样可以步行去上班。如今,你能在区内的老工业楼里找到许多新潮、型格的共享工作空间,比如我的办公场所 —— The Hive Kennedy Town。光从外面看,你肯定想不到这些旧楼里其实别有洞天,是完全不同的一番景象。”

初到香港的Anton Kilayko是本地一家五星级酒店的传播主管。他把家安在了坚尼地城,出门上班只需几分钟的时间,但同时又能在工作之余逃离城市生活的压力。“住在这里,我能享受一种乡村般的生活方式。”Anton说。 “而且这一区非常适合养宠物。我自己的狗狗在新加坡,我经常想念它,但我总是有机会和邻居的狗一起玩。” 此外,身为吃货的他对坚尼地城的美食也赞不绝口 —— Chino的墨西哥玉米饼和Cofftea的咖啡都是他的最爱。

古老传统和现代潮流的和谐共存,海滨与树林交织出的美景,让坚尼地城给人一种家的温馨感,邀你放下脚步,静心享受这里的无穷乐趣,发掘都市生活的另一面。

香港旅游发展局对本栏目所述资料,包括商店、餐馆、货品及服务等一概不负责,并对此等资料,包括商店、餐馆、货品及服务等均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包括其商业适用性、准确性、足够性及可靠性等。

本栏目所述资料会不时更新,恕不另行预告。如有任何疑问,请向有关方面查询。

本栏目内容经审慎编订,务求提供准确资料,唯若有资料过时、差误或遗漏,香港旅游发展局、LUXE City Guides恕不负责。